前妻凶猛 第二十四章 强暴_人妻交换
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人妻交换  »  前妻凶猛 第二十四章 强暴
前妻凶猛 第二十四章 强暴

我被惊醒时,斗室中已经多了三个人,玲没有在我身边,而是和一个男人厮打着。没有灯,但明亮的月光倾泻进来,仍可以清晰地分辨一切。从身材上我可以看出抓住玲的是那个老四,玲的嘴被他捂住,没法出声,但身体一直在猛力挣扎!我一跃而起,顾不上其他两个人,直接扑向老四,从身后用胳膊紧紧的勒住他的脖子。老四被我勒得身体向后弯了过来,不得不放开玲。这时,两只拳头从我身后狠狠地打在我的左右两肋,一定后面那两个男人出手了,我疼得险些晕过去,手上一松,被老四挣脱开去。“操!”

老四转过身,一脚向我踹过来。在玲的尖叫声中,我来不及躲闪,被他踹到胸腹之间,向后摔倒。强忍剧痛,我刚想挣扎着站起来,一个男人的膝盖又重重撞在我前胸,这真像一记铁锤打在身上,我再次仰倒,好像已经无法呼吸,浑身的力气消失得无影无踪。“老二,老三!帮我按住他。”

老四压低了声音说,玲又已经被他抓在怀里,任凭怎么挣扎也无济于事。我被他们牢牢地按在地上,双臂被扭到身后。努力抬起头,我想叫骂,但嘴里立刻被塞进了什么东西。“呸!”

老四一口吐沫吐到我脸上,“你奶奶的!敢打我!让你看看我怎么日你的娘们儿!”

“不要……不要……”

玲哭叫着,被老四拦腰抱起,向前一推,立刻趴倒在那张方桌上,刚要站直身体,又被老四按住后颈,死死地压在桌面。不知从哪里摸出的绳子,老四将玲的双手绑在方桌的两侧,又蹲下身,去捉玲的腿。玲反抗着,小脚向后乱蹬,不停踢在老四的头上、身上,但老四浑然不觉。终于,玲的双腿被分别绑到两条桌腿上,整个人形成一个屁股朝天姿势,固定在方桌上,双腿大大地分开。她身上的被单早已在挣扎中脱落了,月光洒在玲的裸体上,发出莹然如玉的光泽。“嘿嘿!嘿嘿!”

老四站在玲的屁股后面,将裤子褪到了脚下,丑陋的阴茎凶恶地勃起着,“老二,老三,我先上了,一会儿轮到你们!”

我清楚地知道我的女人即将要遭到强暴,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,无力保护她,解救她!我感觉自己的心好像正在被人硬生生的撕开!老四双手抓住玲的臀肉,腰部猛地一挺!“啊!”

玲一声惨呼。“操!”

老四也向后一缩,用手抚住龟头,“奶奶的!这娘们儿的骚逼干得很,一点儿水儿都没有!他妈的!”

“嘿嘿!”

按住我的老二和老三不怀好意的笑了起来。“臭娘们儿!老子今天操定你了!”

老四说着,大口大口向手上吐着吐沫,然后不断涂抹在玲的私处。抹了一会儿,又在玲的两腿之间“啪啪”地拍了两下,那声音好像是拍在了烂泥上一样,这才满意似的地点点头,一手按住玲的屁股,一手扶着自己的龟头,在玲的阴部磨蹭了几下,好像是找准了位置,又是猛地向前一挺!“啊……”

玲好像被子弹射中了一样,全身紧绷,上半身用力地昂了起来。玲被他的阳具插入了!我只觉得身体好像坠入了冰窟,不断的向下落,向下落……“这骚逼真他妈紧得很!爽死我了!”

老四一边气喘吁吁地大叫,一边卖力奸淫着玲……猛烈的活塞运动把玲撞得前后摇动,由于被绳索捆住,上半身趴在桌子上无法离开,娇嫩的乳头在粗糙的桌面上来回摩擦着,玲发出痛苦的嘶喊:“不要……啊……求你……不要……”

按住我的两个男人呼吸也急促起来,我知道,眼前的活剧已经让他们欲火焚身,而玲,就是他们发泄欲火的唯一目标!我不敢想象,怎样的悲惨命运在等待玲……就在这时,屋门“砰”的一声被人一脚踢开,那个老大快步走了进来。到了老四身后,一伸手,抓住老四的后脖领,将老四的身体提起,向后一甩!老四就这样像只母鸡似的被扔了出去,后背重重撞上屋壁,又摔倒在地面。“老大!你干什么!”

挣扎坐起的老四又惊又怒。老大转过身,紧紧地盯着老四,用声音阴沉得可怕的声音说:“你这个有卵子没脑子的东西!你知不知道她是老板的女人!”

“我知道!可是她给老板戴绿帽,老板……”

老四辩解着。“闭嘴!老板怎么处置她,是老板的事,用不着你管!”

老大打断了老四的话。“老大,老四他也是一时兴起。”

我身后的一个男人说。“我们是为了求财,谁再管不住鸡巴,坏了事,别怪我不讲义气。”

老大在这群人中似乎拥有绝对的权威。他扫视了一下每个人,目光停留在玲的裸体上。“你们几个听着,哪条鸡巴再敢日这个女人的逼,我就把它剁下来,不信的就试试!”

说完,转身离开了。“老大不喜欢女人,就以为别人跟他一样,都是太监!”

老四嘟囔着。“老大是不是太监我不知道,可是我知道他是说到做到。反正我可不想当太监。”

我身后那个男人说。“就是!算了吧,有了钱什么女人没有。”

另一个男人说,“老四,你知足吧,你好歹还操了几下,我和老三白忙了半天,连个女人的逼毛儿都没挨着。”

说着,两个男人松开了我,一前一后地离开了小屋。只剩老四一个人坐在墙角,大声地喘着粗气。终于,他站了起来,又走到玲身后。我的心立刻提了起来,难道他敢违抗老大的话!老四却没有进一步的动作,而是盯着玲的身体看了许久。黑暗中,我看到他脸上肌肉扭曲,表情狰狞可怖。“你等着,老子一定要射进你逼里!”

老四恶狠狠地说完,提着裤子走了出去。小屋里只留下我和玲。玲仍然伏在桌子上,身子微微起伏。“玲,你怎么样?”

我想爬起来,手臂的剧痛却让我撑不起身子。“杰,我好痛!”

玲的话中带着抽泣的声音。“等等,我这就帮你解开。”

我说着,侧身靠着墙,艰难地站起,因为我右臂根本无法用力,稍一活动,就会钻心的疼。挪动着来到玲身旁,咫尺之遥,对我来说却好像走了好远好远。拾起地上的被单,我先帮玲擦了擦阴部。老四并没有射精,他的唾液也早已干涸了,玲的阴部基本是干的,但借着月光,我看到布面上有微微的血迹留下来。捆住玲的绳子系的并不很复杂,但右臂的剧痛让我解起它来异常困难。将玲手脚上的绳子都解开时,我已经是满头大汗了。失去束缚的玲坐倒在地上,我将她扶起,相互支撑着,坐回到小床上。玲发觉我右臂的不适,轻声问:“你胳膊怎么了,疼么?”

“不知道,可能是伤着骨头了。你那里还疼吗?”

我反问玲。“嗯。”

玲点点头,又哭了起来。“这些畜生!”

我也只能恨恨地长叹,“好了,暂时不会有事了,你躺下休息会儿吧!会好一些。”

玲答应着,我俩侧过身,挤在小床上躺了下来。再想睡着已经不容易了,刚才玲被老四奸淫的一幕反复出现在我脑海里。作为一个男人,而无法保护自己的女人,我只有感到深深的屈辱。我甚至有点盼望老曹快点到来,那样的话,至少玲的处境会好很多。窗外已经泛起鱼肚白的时候,我才朦胧睡去。这次,是玲将我摇醒的。我吓了一跳,以为又出了什么状况。好在屋里只有我和玲两个人,天光已经大亮了,但不知是几点。玲红着脸,看着我说:“我想……我想……小便。”

“哦。”

这倒是个问题,屋里也没有尿盆什么的,我只得对她说,“你就尿在墙角吧。”

玲摇了摇头,“我尿不出。”

“那让他们放你去厕所,不知他们让不让。”

我说。“我不敢一个人去,你和我一起,行吗。”

玲的担心是有道理的。虽然有了老大的警告,那几个男人也不知会不会遵守。“那我去问问。”

我强忍手臂的疼痛,在玲的搀扶下慢慢下了床,踱到门边,用力捶了两下。“开门!我们要上厕所!”

我喊道。“老实点!”

门外有人答话,听声音好像是那个老三。“真的要上,很急,请你开门吧。”

我放低了语气。“谁要上?”

隔了一会,那边又问。“我们俩都要上!”

没有人答话,过了一会,门锁一响,门开了一道缝。“别耍花样,一个一个去,男的先出来。”

老三在门外说。我和玲对视了一下,看来只得如此了。我拍了拍玲的手,先走了出去。四个男人都在外屋,老二和老三就站在我面前,老四躺在床上,老大则闭着眼睛坐在椅子上,一动不动,好像入定的老僧一样。“走吧,别想逃,免得皮肉受苦。”

老二、老三一左一右地押着我出了门,转到了屋子后面。后墙上有个小窗,看起来十分眼熟,我想这里面应该就是关我和玲的小屋。“就在这吧!”

老三指着墙边一处一米多高的土坡说。看来这里根本就没有什么厕所,只能露天解决了。二人远远闪开了,这回倒不怕我逃了。不过以我现在的身体状态,就算他们放了我,我也不知道能不能走出这片林子。完事后,我又被押了回小屋,接着玲被叫了出去。“小心点!”

我轻轻对玲说。玲点点头,把身上的被单又紧紧地里了里,然后走了出去。我想,既然老大就在外面,他们应该不敢怎样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