前妻凶猛 第二十三章 幕后的老板_人妻交换
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人妻交换  »  前妻凶猛 第二十三章 幕后的老板
前妻凶猛 第二十三章 幕后的老板

载着我们的汽车在路上颠簸行驶着,不知道已经开出了多远。我身边的玲突然发出“呜呜”的声音,身体也扭动挣扎起来。我的头被蒙住,不知发生了什么状况。一定是他们在侵犯玲!我挣扎着想要起来,但随即被一脚踹倒。“老四,搞什么鬼?”

听上去,是那个领头的人在说话。“嘿嘿!老大,没什么,我就是摸摸这娘们儿!”

一个公鸭嗓的人说,“嘿嘿!这娘们儿一身骚肉,刚才晃得我眼都花了!操!”

“你们瞧,老四的裤裆都顶起来了!”

另一个人的声音。“哈哈!哈哈!”

几个男人不怀好意地笑起来。“操你大爷的,笑什么笑,奶奶的,你摸摸这小脚儿,还有这大屁股!嫩不嫩!他妈的,不硬才怪!”

又是公鸭嗓的人说。“老四,你就摸吧,留神尿到裤裆里!”

另一个男人说。“操,我尿!那也得尿倒她逼里!”

我感到玲再次剧烈挣扎起来!无论如何,不能让他们继续侮辱玲!不知哪来的一股力气,我猛地坐起,向那个老四发出声音的方向顶过去。“砰!”

我肯定是顶到了一个人!“操!”

几个人同声怒喝。我又被打到,拳脚好像从各个方向往我身上袭来!我没有疼的感觉,只知道车身似乎都在摇晃。“行了,别多事!”

那个老大又说话了!老大的话似乎很管用,他们停止了对我的拳打脚踢,但有一只脚重重地踩着我头上,我一动也动不了,呼吸开始困难,时间一长,意识也渐渐模糊起来。不知过了多久,车子的速度好像变慢了,终于“吱”的一声刹车响,车停了下来。一直踩在我头上的脚松开了,我听到车门打开,几个男人好像先后下了车,玲也被从我身边拉了开去。接着,感觉头上一亮,一直蒙在我头上的被单被人揭开,我忍不住大口的呼吸着空气。“下车。”

那个“老大”站在我面前说。我艰难的起身下了车,这时才感到浑身上下被殴打过的地方散布着难忍的疼痛。玲这时已经站在车前面,沾染了许多污渍被单里在胸上,只能能勉强遮住隐私部位,白花花肩膀和大腿都裸露在外面,脸上已经满是泪痕。无奈,我只得用捆住的手将被单在腰上缠了缠,走到玲身边。玲将头扎在我胸前,抽噎起来。“不想皮肉受苦,就老实点!”

老大的声音从我们身后传来。我和玲被带到一处破旧的房子前面。一路走来,我注意观察了一下周围的环境:这个地方应该是在一片山林之中,四周都是树木,遮天蔽日,让人根本分辨不出东西南北。恐怕很难有其他人经过这里,我们基本没有了对外求救的可能;更让我担心的是:除了那个走在我们身后的老大,其他几个男人的目光一直在玲的身体上转来转去,不时露出野兽一样的神情,好像随时会扑上来一样……当先的一个男人打开锁着的房门,走了进去。接着,我被推了进去。房子很大,但里面只有简单的桌椅和床铺。玲被推进来时,一个踉跄,向前扑到。她身上的被单却因为被后面的男人扯住而脱落开去,使得玲赤身露体地摔倒在地上。玲尖叫起来。我急忙将她扶起,用自己的身体尽力遮掩住她。后面的男人手里抓着玲的被单,哈哈大笑。我认得这个笑声,是那个公鸭嗓的老四!但也只能对他怒目而视。“都进去!”

老大最后一个走进来。老四的眼睛在玲身上贪婪地看了一会儿,好像要从玲身上剜下一块肉似的,然后才将被单扔回到玲身上。接下来,我和玲被他们推到隔壁的一间小屋,屋门重重的关上后,咯噔一声从外面上了锁。小屋里有一个方桌和一张单人木床,床上只铺着一张破席子。光线从一扇小窗中透进来。小窗很高,而且被拇指粗的铁条牢牢地封住了,根本不存在越窗逃走的可能。玲费了好大力气才将捆在我手上的绳子解开,我的手已经有些麻木了。我们俩相拥着坐在木床上,玲紧紧地搂住我,低着头,嘴里不断地重复着:“怎么会这样?怎么会这样?怎么会……”

“没事,他们就是想要钱,不会把我们怎么样的!”

我轻轻抚摸玲的头发,宽慰着她。在我心里,其实和她一样充满了疑问和恐惧。他们到底为什么要绑架我们?是为了钱吗?如果是为了钱,我和玲似乎并非最好的勒索对象。我的那几百来万的身家,跟真正的富人相比,不过是九牛一毛而已,即便将我榨干了,他们又有多少油水可捞?和他们实施绑架所要承担的风险相比,显然并不划算。难道是为了玲?想用玲来敲诈包养她的老曹?可老曹能为一个情妇出多少钱呢?看的出他们完全是准备好了要绑架两个人的,可他们又怎么知道我和玲在一起?何况,如果他们让老曹知道了我和玲的关系,玲的“价值”恐怕更会大打折扣了。我更想到,如果璐知道了我的现在情况会怎样,特别是如果她知道我是在和玲优惠情况下被人绑架的。不过这些事已经不是最严重的问题了,现在,最大的危险来自是屋外的那几个男人,玲的美貌和性感,以及现在半裸身体的状态,随时可能将他们的兽欲点燃。就在我不安的胡思乱想时,锁声响动,小屋门开了,四个男人走了进来。狭小的空间,似乎一下被占满了。我和玲一下子紧张起来,紧紧盯着这几个人,玲的手臂紧紧护在了胸口。为首的老大手中拿着一个手机,向前走了一步,对着玲说:“老板要你接电话。”

说完,按下了手机的免提键。玲望了我一眼,眼里显出浓浓的迷惑。他们背后还有老板在操纵?难道他们背后的老板还认识玲?电话里没有人说话,只发出嘈杂的噪音。“喂……”

玲探过身,用颤抖的声音对着老大手中的电话说。“你个贱人!”

电话里突然传出一个男人暴怒而沙哑的声音,带着浓重的粤语口音。“老曹!”

玲失声叫了出来,霎时间,脸上变得没有一点血色,全身都抖动起来,几乎要软软地跪在地上。“我给你吃,给你穿,你竟敢偷食!你个贱人!你竟敢偷食!你们等着!你们等着!我要让你们这对奸夫淫妇生不如死!”

老曹在电话那边大声叫骂,掺杂着粤语和普通话。“老曹!我……我……”

玲想说些什么,可却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。“啪!”

没等玲想出说什么,电话那边挂断了。那个老大收起了手机,看了我们一眼,带着其他三个人走了出去。接着,小屋门又被锁上了。“他会杀了我们!他会杀了我们的!”

玲伏在我怀中,身上的颤抖依然没有停止。“老曹真的会杀了我们吗?”

我想。对于老曹的疯狂程度我毫不怀疑,他能让玲与黑人甚至与狗性交来满足他的变态性欲,他还有什么做不出来呢!可老曹什么时候知道了我和玲的关系?从他强烈的反应来看,应该是刚知道这件事不久。可老曹近来大多数时间在香港,而每次我和玲见面,都是在他离开凤城以后。我们自认已经做得非常小心了,除了第一次,我再没去过老曹给玲买的别墅,即使前几次在酒店见面,也是每次都选不同的酒店。为了避免张扬,玲和我见面时已经不开她那辆奥迪车了,而且我们一直避免同时到达或者同时离开约会地点。那一定是有人告密了!是谁呢?在凤城,似乎只有理查知道我们的关系,虽然我们从没向他表露过,但他肯定可以猜得到我和玲不会是朋友关系那么简单。会是他吗?可他为什么要出卖我们呢?这对他有什么好处?他不怕我们在老曹面前把他中饱私囊的事也揭发出来吗?或者是理查自己先已经败露了,所以才向老曹供出了我们。可是也不对,老曹刚才好像只说了玲和我偷情的事,并没有提到我们洗钱的事!老曹会怎么对付我们呢?应该不会杀人吧!他毕竟是有家有业的人,杀人对他来说会有无穷的后患吧!我现在只能这样自我安慰,他把我们绑到在这个地方,就是真的被他杀了,恐怕也不会有人知道的。“杰,怎么办,怎么办?我不想死!”

玲一边哭着,一边问我。“不会的,玲。”

我安慰她,“他不会把你怎么样的,别忘了,你还给他生了孩子呢。”

“你是说小豪!”

玲抬起头看着我,好像稍微平静了一些,“他会吗?”

“嗯,他不会对你那么绝情的!”

我继续安慰她,其实也是安慰我自己。如果老曹要杀人,他肯定要把我们两个都杀掉,否则,另一个人迟早会把这件事泄露出去。他应该不会对杀了玲,毕竟玲是他儿子的母亲,那么他应该也就不会杀我了。他电话里说要让我们生不如死,看来这回皮肉之苦是难免了!想到老曹的变态,等待我们的不知道是什么残酷的惩罚,真有些让人不寒而栗。无论如何,我的安慰起了作用,玲慢慢停止了哭泣。外面的天色已经渐渐黑了下来,一连串的惊吓与紧张,已经让我们委顿不堪,不知何时,我们互相依偎着睡着了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