前妻凶猛 第二十二章 福祸_人妻交换
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人妻交换  »  前妻凶猛 第二十二章 福祸
前妻凶猛 第二十二章 福祸

我第二天来到市政府,并没见到小唐,也没见到他父亲唐永红。但事情办得出奇顺利:被拖欠工资的工人,每人得到两千元的补偿,官方出大半,而我们只出小半。官方收回高氏的固定资产,然后以租赁的方式租给我们。作为我们接收工人的补偿,租金非常低廉。我不由感叹,再高明的商业手段,又怎能和官方的权威相提并论!千万的资产,竟然由官员的几句话就决定了归属。我不知道是该为自己庆幸,还是该为这个社会悲哀!接手高氏后,我一时间从无名小卒变成了桐湾的风云人物,各方人等拜访不断。但具体的交接工作还是由璐在管理,她一方面安抚工人,一方面整理财务,在官方的支持下,整个过程还算顺利。在处理高氏没有完成的美泰订单问题上,璐和陈女士的良好关系再次起了决定性的作用,赔款额度被压到了最低,并且没有影响后续的合作。小唐如约汇入了五百万,也分得了三成股份,成了公司的副总。我们搬进了原来高氏的办公楼,尽管心中仍有芥蒂,我还是在楼里给他准备了一间办公室,不过与璐的办公室并不在一个楼层。但小唐却真的一天也没有来过,只是派了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来做他的代表,头衔是副总助理,但没有什么实际的工作。我逐渐适应了新的身份,开始习惯别人的仰视。见到承明的老总时,我甚至可以感受到他眼中的警惕和不甘,但这种眼神反而更让我有一种成就感。有钱的感觉真好!我想到了小唐,我能有今天,他起了十分关键的作用,多少也算是我命中的贵人了。只是每每想到那次交换的经历以及璐在他胯下委婉承欢的样子,我心里都会一阵刺痛。有时,我也会想,为什么玲一直劝我不要和小唐来往呢?难道她还知道什么我所不知道的事情……我没有就此问过玲,也没有告诉她小唐入股的事。尽管我和玲仍经常见面,甚至更加频繁了。为了稳妥起见,我在凤城郊区租下了一处房子。作为我们幽会的地点。这里虽然地处偏僻,但交通还算方便。我门将房间布置得十分舒适,更重要的是:这里比去酒店更加隐蔽,至少在目前,我和玲的关系还不能曝光。由于我们和理查的灰色交易进行顺利,见面时,玲已经隐约开始谈论我们的将来,甚至她曾旁敲侧击的问我是否能够接受老曹的儿子小豪!对于这些问题,我不愿正面回答,因为我无法给出她所想要的答案。而且,对于那个理查到底是个怎样的人,我一直无法看透;但我总有一种恐惧,好像他是个定时炸弹一样,某一天会爆炸起来,而我不知道,等待我的将是什么。这天中午,我来又到这处爱巢,玲的车早已停止门外。老曹这次离开凤城的时间很长,我们已经是连续二天在这里见面了。路上,我收到玲的短息,只有八个字:“我在锅里饭在床上”“玲还是这么粗心!”

我心想,“明明应该是:饭在锅里,我在床上。”

无论如何,这几个字确实让我的心里痒痒的。进了门,玲并没有迎出来,莫非她真在床上了?走进卧室,眼前的情景真是让我惊艳:玲一丝不挂地平躺在床上,本已高耸的双乳上又覆盖了一层白色的奶油,尖端还点缀了两颗鲜红的樱桃。一颗莲雾被切成两半环绕在肚脐边上,几片菠萝掩盖在阴阜上,遮住了耻毛。床前的小几上放着一瓶红酒和两个高脚杯,笑盈盈地看着我。“饿了吗?你把我吃了吧。”

玲轻声说。被挑逗起来的绝不仅仅是食欲,我走到床前,倒上一杯红酒。“先来杯红酒,开开胃!”

我一边欣赏玲的“作品”一边说。将一口红酒含住,我吻在玲的双唇,红酒流进玲嘴里。为了不让身上的食物掉下来,玲只能挪动头颈,回应着我。接下来,我开始享用玲特意准备的美味。胸部的奶油被我舔了个干净,樱桃也被吃掉了,我的口舌仍没放弃对那两个肉樱桃的追逐;清脆的莲雾已经浸入了女人的体香,吃起来别有一番滋味;阴阜上的菠萝已经吃完了,甜汁已经四散流开,我用舌头在沟壑中来回搜寻。我抬起头,指着玲的两腿之间,对她说:“你这里,应该放另一种水果!”

“什么水果?”

玲迷惑了。“榴莲!”

“要死了!”

玲的小脚向我踢过来……玲的肉体还是那么有魅力,在她体内发射出最后一颗子弹后,我筋疲力尽,抱着她柔软的身体,呼呼大睡起来。不知睡了多久,梦境里,我似乎听到了一声异常的声响。睁开眼,恍恍惚惚地,好像感到有人进到我们的房子里。我看看怀中的玲,她同样睡眼朦胧,不知所以。突然,卧室门“当”的一声被人踹开,四个黑布蒙面的人闯了进来。我吓了一跳,第一反应就是“有人抢劫”;而玲更是被眼前的情景吓得尖叫起来,蜷缩到我怀里。“你们别乱来,要钱的话好商量。”

我尽量让自己镇定,镇定,再镇定。几个人没有回答,其中一个蒙面的人突然伸手将我和玲盖在身上的被单扯了开去,我们的裸体一下子暴露在他们面前。“干什么!”

尽管是徒劳的,我仍想找些东西遮住我和玲的身体。为首的一个手一挥,两个人扑向我,而刚才那个扯我们被单的人则扑向玲。我下意识地要反抗,一脚踹过去,可被他们轻松地闪开。其中一个穿皮靴的人,一脚踢在我来不及收回的小腿上,我的腿立刻疼得像断了一样。接着头上挨了重重一拳,我一阵眩晕,从床上滚落到地面。马上又有人扑上来把我手捆住,嘴里堵了一块破布。同时,那个扑向玲的人已经捉住玲的双足,并且大大的分开,将玲双腿之间的妙处一览无遗。玲还在挣扎着,但是没有一点作用。那人似乎并不急于将玲制服,而是好整以暇的欣赏着玲因为剧烈的动作而泛起的乳波臀浪。这时,那个为首的低声说:“利落点!”

抓住玲的那个这才将玲拉到地上。我看不到他对玲做了什么,开始还能听到玲尖叫挣扎的声音,但很快玲就只能出“呜呜”地声音,应该也是被堵上了嘴。这帮劫匪要做什么?只是求财还好,会不会杀了我们灭口?他们会不会侵犯玲?难道是我们停在房子外面的汽车是他们见财起意?出乎意料的是,他们将我连头带身体里进了一个被单,然后抬了出去;我感觉应该是来到了室外。很快,身子一空,我摔落下来,浓浓的汽油味从被单外渗进来,我知道,这肯定是在汽车里。接着,一个柔软的身体落在我身边,应该是玲。“砰”的一声车门关闭,接着,车子开动了。他们不是要抢劫,难道是要绑架我和玲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