前妻凶猛 第二十章 转机_人妻交换
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人妻交换  »  前妻凶猛 第二十章 转机
前妻凶猛 第二十章 转机

第二天一早,我到银行将玲的二百万转入公司账户,拿着保证金证明来到小唐的办公室。除了小唐,办公室里还有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女人,肤色黝黑,不像是本地人。“杰哥,这位是美泰公司新任的生产渠道总监,艾……艾……哦……这个……MISS陈,陈女士。”

小唐起身介绍,可他“艾”了半天,也不知道想说什么。“My name is Elsie Chen ,nice to meet you!”

陈女士站起来,主动向我伸出手,但表情严肃,似乎对小唐的介绍并不满意。我和她握了握手,想和她寒暄几句又不知到用英文该说什么,有些尴尬地说了句“你好!”

从那里蹦出来这么个陈总监?难道我们和美泰的订单又要节外生枝?我的心一下子悬了起来。小唐向我做出一脸愤懑而又无可奈何的表情,显然,他也不喜欢这个姓陈的女人,但又不敢得罪她。“杰哥,是这样,这位陈女士这次过来呢,是要考察一下我们这边合作伙伴的情况。承明,高氏那边,昨天她都去过了,这个……这个……虽然还没有签合同,你们和美泰既然要合作,所以,她想呢,再看看你们的情况……”

这样看来,这位陈总监是位考察官了。不过这位陈总监显然对小唐也不怎么买账,打断了他的话,而直接对我说,“Mr. Yang,to be frank ,recently,our management is quiteunsatisfactory,because of the poor quality assurance operation ofour local OEM partners !That is why I am here.”我被她连珠炮似的谈话弄得一头雾水。和这个国家大多数人一样,我学了十几年的哑巴英语,读、写尚可,一到听、说就不灵。我看向小唐,这家伙双手一摊直摇头,也是,他英语只有比我更差,指望他能听懂真是问道于盲了。大概看出来了我听不懂她的话,陈女士停下来,开始用生硬的汉语说:“对不起,杨,我们……不满意……质量……高氏和承明……所以,我需要review你们的生产和shopfloor ……然后……签合同。”

我大概听明白了她的意思,心里不由得一紧,真是好事多磨啊!看样子,不让她去考察是不行了,可我们厂子规模尚且不如高氏和承明,不知结果会怎样。陈女士说去就去,马上就要和我一起回厂子。这时小唐也站起身,笑着说:“我和你们一起去吧,一直也没见着嫂子了!”

我看着他嬉皮笑脸的样子不由一阵厌恶,真的不想让他跟去,可又怕我一个人搞不定订单的事,正犹豫间,陈女士见小唐跟着来了,对他说,“唐,我想……杨……单独……去工厂,谢谢你!”

看样子,她并不希望小唐搅在里面。小唐脸上的表情又是尴尬又是愤怒,刚要说什么,我拦住他,“小唐,就让陈女士自己去吧,没关系。”

反正事已至此,能不让小唐见到璐是最好。“好吧!需要的话,给我电话。”

小唐平静了一下,又笑着对我说:“黎黎下个月还要过来,到时候我们再聚聚啊!”

我感觉出了他语气中包含的暧昧,心中恼怒起来,但眼下显然不是发作的地方。我没有搭理他的话,陪着陈女士上了车。车开来到我们工厂,我注意到陈女士仔细地观察着这里的一切。所幸的是,虽然这段时间生意困难,璐一直没有放松对工人的管理,厂区依然整洁,工人秩序良好。来到我的办公室,得到消息的璐马上赶了过来。“Mrs Li,It’s you !”

璐刚一进门,陈女士却先叫了起来。李太太?这句话我倒是听懂了,莫非陈女士认错人了?没想到璐也吃惊的看着陈女士,“Elsie ,Chen!”

说着,两个女人拥抱到一起,叽里咕噜的聊起来,倒把我晾在一边。璐的英语真的不错,因为我基本一句也听不明白。过了一会儿,璐才才停下来对我解释:陈女士是她原来公司的客户,两人一直合作得很好,私交也不错,还见过璐的前夫。璐离职后,两人就再没联系了,没想到能在这里重新遇到。而陈女士也是刚在美泰公司任职不久,因为在这里生产的产品质量频频出现问题,所以特地来考察和选择合作伙伴的。接下来,就由璐陪着陈女士在我们的车间和成品库里参观考察。虽然我还是没怎么听懂她们的对话,但从从陈女士凝神倾听、不断点头的动作以及璐轻松自信的神态里,我看得出,这订单应该没问题了!真是山重水复疑无路,柳暗花明又一村啊!果然,经过一个下午的考察,陈女士的神态几经全没有了来时的严肃,而是直言她对我的工厂十分满意。傍晚离开时,她虽然婉拒我们的晚餐邀请,但是确认了明天将和我们正式签订代工合同。“璐,你真是我的幸运星!”

送陈女士离开后,我一把将璐抱了起来。璐也笑了,“杰,你听我说,刚才我们已经谈好了,以后我们可以直接和美泰联系订单,再不用经过其他人了!”

这意味着我们再不用看小唐的脸色了!我心里一阵轻松。“杰,你知道吗,Elsie 还和我说,美泰对高氏和承明并不满意,如果我们的产能允许,她愿意给我更多的订单!”

“真的?太好了!”

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晚上,我和璐躺在床上,今天的兴奋仍未散去,我们互相摸索着,很快都赤裸了。璐跪在床上,双手撑在床面,而我则饶有兴致地从后面仔细欣赏着璐阴部的美景。璐属于那种阴毛茂盛的女人,即使双腿并拢,仍能看到蓬蓬勃勃的一片乌黑,一直延伸到肛门两侧,又密又长,与白嫩的臀肉和圆润的大腿形成鲜明的对比;由于兴奋,紫黑色的肉唇上已经有了爱液的痕迹;我挺枪刺入,抽动起来。不知为什么,这时我竟然想到了将璐的肉道和玲做一番比较:经过修整的玲自然更加紧凑,但璐的自然和野性同样让人流连忘返,真是一时瑜亮,难分高下。想到这两天,可以连续享受两个性格迥异、却一样美丽的女人,我不禁飘飘然了……接下来的几天,事情进行得异常顺利,我们不但和美泰签了约,而且美泰更将代工量增加了一倍,金额达到了四百万。小唐听到这个消息,一时间惊讶得说不出话来。工厂一下子忙碌起来,而璐又是全厂最忙的人。我则相对清闲,但有件事又让我紧张起来我接到了玲的电话,她说老曹明天又回香港了,等老曹走后,她约我和理查见面。按照玲的安排,我在凤城万怡酒店见到了玲和老曹公司的副总裁理查。理查大概四十岁左右,身材瘦高,带着无边眼睛,看上去不像个香港人,倒像是江浙一带常见的小知识分子,尤其是他的说话,普通话很标准,一点没有港人“啊”、“啦”的口头禅。但是,从他的眼镜背后,仍能隐约显现出作为一个商人的精明。当得知我从事的行业时,理查现出一丝惊喜,“杨老板,看得出玲小姐很信任你。真人面前不说话假话,杨老板有自己的厂子,那是最好不过了,只要让我们的产品能在你的工厂的仓库里停上几天,不需要你派一个人工,就可以付给你几百万的加工费。整个过程杨老板你和玲小姐都看得清清楚楚,而且也只有我们三个知道。”

“你这是在洗钱!”

我盯着理查的眼睛说。“哈哈!”

理查笑了起来,“当然是洗钱。否则哪能赚得那么快。”

“你不觉的这个风险太大了吗!”

我问。“风险当然是有,但却不一定很大!”

理查平静地说,“杨老板,你以为老曹在这里的工厂做得是实业吗?呵呵,我可以告诉你,老曹在凤城的工厂,本身就是在洗钱!”

“他洗谁的钱?”

我吃了一惊。“洗他自己的钱!也可以说本来是他家族的钱。”

理查又笑了一下,“玲小姐可能都不知道,老曹的身家虽大,可不是他一个人的,而是他们整个家族的,他个人的股份其实少得可怜!他只是负责经营而已。”

理查停了停,观察了一下我们的反应,继续说:“老曹他也不想给人做打工仔,所以这几家厂能生产什么根本不重要,只要能用来把钱给他洗下来就够了,这些年,都是我在帮他操作。我们不过是帮他再多洗一下而已,他根本发觉不了的。”

我和玲对望了一下,如果真想理查所说,这倒是个无本万利的买卖。可是一旦暴露,后果……好像看出了我和玲的犹豫,理查又说:“玲小姐,你和老曹的关系我知道,但我想你还是应该多为自己的未来考虑一下。你当初来公司应聘,我就认识你了。至于他是怎么追到你的,我也知道。当初他用你收供应商贿赂的事威胁你,对不对?呵呵,其实那根本是他一手安排的,因为他早就对你的美貌垂涎三尺了。难道,你以为真能和这样的男人过一辈子吗?”

说着,理查的目光在我和玲的脸上来回扫视。老曹这个卑鄙的家伙!无耻地占有玲,玩弄玲。“是应该让他付出些代价了!”

我心想。“杨老板,玲小姐,我跟了他十几年,也早想自立门户了,但是,我要拿回我应得的那部分!这样,如果我们合作,我和你们两个人五五分账,整个过程你们都有参与,我没什么可隐瞒的,如何?”

理查进一步将条件摊了出来。“理查,我相信你的能力,不过,这件事如果出问题,玲和我的责任可能都比你大。所以……”

我看着理查。“呵呵!杨老板不愧是生意人。其实大家是同舟共济,不过如果你们认为自己担的风险大,没问题,既然大家第一次合作,我可以在再让出一成给你们,这是我的底线了,如何?”

理查紧盯着我的眼睛说。我望向玲,玲的脸上现出坚定地神色。“好!我们可以合作。”

我向理查点点头,玲也跟着点头表示同意。理查显然也很高兴,我们接下来谈了操作的细节,并约定了分头要准备的内容。谈妥后,玲和理查先离开了,我刚要走,手机响了。一看,竟是刚刚离去的玲发来短信,让我到另一家酒店她已经开好的房里等她。我如约前往,一个人等在房间里。我知道将要发生什么,心里隐隐地兴奋起来,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偷情的快感?没多久,门锁一响,玲进来了。我们立刻紧紧抱在一起,用力地吻着,互相撕扯对方身上的衣服……我疯狂地侵入玲的肉体,如果对璐我还可以尚存怜惜,不知为什么,玲的肉体却总让我禁不住地粗暴起来……经过激烈的战斗,玲的高潮来得十分猛烈,修长的双腿紧紧圈在我的腰部,梦呓般的叫着,“啊……杰!求你射进来,射进来……昨天老东西射进去了,我要你帮我洗干净……啊……洗干净……啊……”

我如玲所言,深深地射入了,仿佛,这样是宣布了我对玲的又一次拥有,就像草原上的野兽圈定自己的领地一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