前妻凶猛 第十七章 前妻_人妻交换
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人妻交换  »  前妻凶猛 第十七章 前妻
前妻凶猛 第十七章 前妻

第二天,我提前半个小时来到沁香茶楼,玲却已经等在那里了。这些年来,我也曾无数次想象过我和玲重逢的情形:形同陌路地擦肩而过;还是玲再次哭求我覆水重收;亦或她身边已然有了甜蜜的另一半……玲一个人坐在茶室里,橘红色的衣裙。那是我最熟悉的颜色木棉花的颜色。大学时,我们经常背靠背坐在树下,谈着各种各样甜蜜得有些可笑的话题,而我们最喜欢的,就是一起低诵那首“致橡树”我如果爱你,我必须是你近旁的一株木棉,根,相握在地下;叶,相触在云里……你有你的铜枝铁干,象刀象剑也象戟;我有我红硕的花朵,象沉重的叹息,又象英勇的火炬。我们分担寒潮风雷霹雳;我们共享雾霭流岚虹霓;仿佛永远分离,却又终身相依……从那时起,木棉花如火一般的橘红色就成了我和玲最喜欢的颜色,仿佛,是我们爱情的颜色。看到我,玲站起身。我俩对望着,谁也没有开口说话。我用心感受着玲的变化,可以说玲没有变,因为她的容貌依然如昔日般美丽,也可以说她变了,因为我她的气质已经从一个女孩蜕变成了一个真正的少妇。白皙的脸颊,淡淡的粉妆恰到好处,眉梢和睫毛都经过精心的修饰,长发柔顺的垂在肩上,身上没有更多装饰,只有颈上的一串珠链。我注意到玲的大眼睛红了又红,似乎极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;事实上,我又何尝不是如此。“你好。”

我费了好大力气才说出来两个字。“你……好……”

玲的声音也同样地无力。“坐下谈吧。”

我努力想让自己平静下来,坐下后,抓起桌上的一杯茶一饮而尽,放下杯子,才发觉杯沿上还留有玲的口红印,这竟然是玲的一杯残茶。“呵呵,我太渴了,你不介意吧!”

我掩饰着自己的尴尬。但这举动似乎也让玲放松了下来。“没事!”

她拿过刚才的茶杯,又给我倒满;然后取过一个新杯,给自己倒上。“你……”

我俩同时说,又同时停住。“这些年……”

我俩又同时开口。“你先说……”

第三次。我俩都笑了,紧张的气氛就此解除,真正地放松下来。“你来到南方后,你一直在桐湾吗?”

玲问。“是的,一直在这里!你什么时候到的这里?”

“我住在凤城。”

凤城里这里并不远,开车不过四十几分钟。“哦,那你来凤城多长时间了?”

“有2年多了!”

“一个人在凤城吗?”

“不……和……和我……先生一起。”

这是我早已想到的答案,一个女人,如果缺少男人的滋润和关怀,是不可能有玲这样的风情,但当这些话从玲口中说出时,仍令我黯然。“你呢?还一个人吗?”

玲好像是做了亏心事一样,低着头,轻声问。“我?是的,一个人。”

不知为什么,我下意识地没有提起璐。“对不起!杰,我……”

“没什么,是我自己比较忙,所以没顾上……”

我不想让玲说下去,“不说这个了,你怎么会到南方,和你先生一起吗?”

“哦,不是。我们分手后,我回去和爸妈住。后来我还是想找你,可又联系不上,听说你去了南方,就来一个人这边找你。”

玲望着我说,“我找不到你,后来就留在这边打工,想边打工边继续找你。再后来就遇到了他……”

“哦,这样!”

因为想逃避痛苦,我选择一头扎在桐湾的工厂里不问世事;其实,内心深处,何尝不想和玲破镜重圆。而玲对我的思念和寻觅,却促成了她的另一段姻缘。我不由感叹造化弄人!“那他是做什么工作的?你们怎么又来到凤城?”

“他姓曹,是香港人,在凤城有几个厂子。我们……我们有了孩子,就和他一起过来了。”

“哦,你都做妈妈了,恭喜啊!”

我装作平静,心里却火辣辣的疼,孩子,是啊,如果当初没有发生玲出轨的事,我们也早有了自己的孩子。而现在,玲有了自己的孩子,我却可能这辈子都不会有孩子了。“杰,我听吴强说你办的厂子,现在资金有困难,是么?”

吴强是我以前的一个朋友,那天下午,我给他打过电话谈借钱的事。“你和吴强经常联系吗?”

我问。“是我一直想知道你的音讯,隔一段时间就会给你以前的朋友打电话问问,所以吴强一有你的消息就告诉我了。”

玲的回答让我有些吃惊,她已经又重新开始了,为什么还要关注我?玲说完,从手袋里拿出一个存折,递给我说,“这个账户里有二百万,你看够吗,密码是你的生日。”

看着玲如此轻松地拿出二百万,我没多少惊疑,毕竟这世界有钱人太多了。反而,我感到一种屈辱和愤怒,这是什么?分手费?还是给我戴绿帽子的补偿?我真想潇洒地挥挥手转身而去,只留给玲一个终生怀念的背影。但是,理智又告诉我,不可以,这笔钱对我太重要了,不只是对我,还有璐。何况,我也不希望五年之后的重逢,又是和玲不欢而散。“这事,你先生知道吗?”

我平静了一下情绪,问玲。可能听出我语气中的异样,玲的脸上变了变颜色,“他不知道,不过,这是我自己的钱,不需要他知道。”

“我觉得还是先和你先生商量一下吧,我知道你们可能很有钱,不在乎这一二百万,但我不想将来有什么误会。”

我的语气有些冷。玲的脸涨得通红,拿着存折的手停在半空,“杰,我知道,你一直没有原谅我。这都怨我,是我不守妇道,你恨我是应该的。但是,这次我真的是想帮你,这钱,是我……是我……”

说着,玲哽咽起来。看来,这么多年了,她爱哭的毛病一直没改。这时,茶楼里的人已渐渐多了,玲的哭泣引得不断有人向我们这边张望。我急忙劝她,“好了,我知道你想帮我,可是这钱不是小数,还是说清楚比较好,这样,你先别哭了,人家都在看我们呢!”

玲这才停止了哭泣,将存折扔到我面前的桌上,拿出餐巾纸在自己的眼角擦拭起来,百忙之中,还没忘拿出化妆盒补了补妆。“这样,我们换个地方聊吧。”

我不想成为这里的焦点。“好吧。”

玲站起身,“那你先收下它!”

我无奈的收起存折,结了帐,和玲一起出了茶楼。“去哪里啊?”

玲问。“哦……”

我一时也想不好。“要不……去我家吧……”

“方便吗?”

其实,我倒是真的想看看玲家,还有我更想知道她老公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。“我先生不在,今天保姆也抱孩子出去了参加活动了,就我一个人。”

似乎是发觉了这句话的暧昧,玲的脸又红了一下。“好吧。”

我似乎没理由拒绝。“那坐我的车吧。”

玲说,“晚上,我送你回来。”

玲的车是一辆2.4的奥迪A6,一路无话,四十几分钟后我们就到了凤城。凤城的环境和城市建设比桐湾强很多,有不少高档居住区。玲开车进了一处花园别墅区,里面花树掩映,非常漂亮。别墅间,距离很远,环境清幽,玲的车停在一处有个大院子的两层别墅前。